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1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  

2015-03-29 21:59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放好警示牌,彭龙开始指挥着车辆避让,一旁的谢舒明迅速抡起了铁锤,朝地面狠狠砸去,一个凸起的铁钉,几下便被砸进了路面。
  在武汉市汉阳区街头,谢舒明和彭龙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配合,已经“消灭”了数百枚路钉。
  锤钉子,只是他俩的业余“爱好”。他们是武汉公交四公司的轮胎修理员,正是因为见了太多被施工遗留钉子扎破的轮胎,促使他们决定从源头入手,义务帮所有车主消除隐患。
  熟悉他们的同事,给这对组合起了个有喜感的称呼:“锤子兄弟”。不过,说到这,谢舒明腼腆地说:“‘锤子兄弟’有些不好听,还是叫我们‘锤钉兄弟’吧。”

“锤钉兄弟”事迹报道。视频来源:中国网络电视台

1.现场:街头路钉“露头”扎胎 他们穿梭车流冒险除钉

 

  2014年10月18日上午,汉阳区陶家岭公交四公司保修车间内,谢舒明收到一条手机短信:杨泗港高架桥下,有一处铁钉露出,过往车辆纷纷避让。发件人是585路公交司机刘庆国。
  午休时间一到,“锤钉兄弟”根据信息出发了。
  在高架桥正下方,坑洼的地面上,有两排整齐的铁钉从地面冒出头来,几米开外,地上铺着一块长方形铁板,铁板的四角几个固定铁钉用的圆孔都空空如也。
  “一看就知道,这块铁板原来是用铁钉固定在破损路面上的,由于长期被车辆碾压,被撬离了路面,位移了几米。但铁钉还留在路上,必须砸下去,不然容易扎破途经车辆的轮胎。”谢舒明边说边从车尾箱拿出大铁锤。
  30斤重的锤子,在身高不到一米七的谢舒明手里显得略为沉重,他拖着锤子走向道路中间的钉子处。彭龙也见机行事,看准车较少的时候,将警示路标放在离路钉约5米处,一边提醒过往车辆注意,一边示意谢舒明开工。抡、瞄、砸,谢舒明抡起铁锤一次一次的砸向立在路面上的路钉。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 - yangruihe987 - 1號

“锤钉兄弟”利用休息时间上街找钉子。图片来源:中国文明网·武汉站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 - yangruihe987 - 1號

谢舒明抡锤除钉,彭龙在一旁提醒车辆避让。图片来源:中国文明网·武汉站

  锤钉时,只见他埋着头,腰弯得很低,双手有劲地挥动着大铁锤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直到钉子完全埋进路面中,不到5分钟,汗水已经顺着谢舒明黝黑的脸颊滑落。
  “安全了。”用脚踩了踩,发现几枚路钉都完全埋进去后,谢舒明长舒一口气,背起铁锤,和彭龙往前走去,寻找其它路钉。
  路边,行人看到他俩的行为,投来异样的目光。“我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眼神。”彭龙回忆道,他们之前在“锤钉”的过程中,很多车主不理解,认为他们占道造成了交通堵塞。但彭龙却不这么认为,花两三分钟解决一个路钉,一辆车将会节省50元的补胎费,一千辆车就是5万元,何乐而不为呢。

2. 缘起:临时抢修发现问题 除“眼中钉”成“低头族”

 

  从2012年开始,武汉全面进入建设密集期,地铁、立交等建设工程密集,高峰时数千个工地同时施工。工地破坏的路面,施工方常用路钉固定几块钢板,覆盖坑洼以便通行。车辆长时间碾压钢板移位,或者施工结束后疏漏,路面凸出的路钉便成为过往车辆的“噩梦”。
  “上街锤钉就是想改善路况。”26岁的彭龙说,近两年来公交轮胎被扎明显增多,他所在的修胎车间每天抢修近50条轮胎。2014年3月28日,正在车间工作的谢舒明和彭龙突然接到临时通知,要赶去汉阳麒麟路段抢修一辆266路公交。一到现场才发现,由于路面坑洼不平,公交车在避让路钉时意外落进一个深达40厘米的大坑内。抢修完毕,谢舒明提议:“路面状况实在太差,这样下去不是个事,我们不如从根源解决问题,定期巡视路段,处理马路上遗留的路钉。”说到这里,两个人一拍即合。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 - yangruihe987 - 1號
“锤钉兄弟”抡起锤子行动。图片来源:中国文明网·武汉站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 - yangruihe987 - 1號

武汉街头这样害人的钉子不少。图片来源:中国文明网·武汉站

    他们开始利用午休时间一起“搭伙”巡路,处理路钉,从源头消除隐患,还能减少修胎量。远一点的地方,就开车去,到了再步行扫街。有时一走就是30多公里,遇到路况较好的情况时,彭龙就将车辆打开双闪停在路中,指挥过往车辆避让;遇到路况较差的路段时,彭龙就将车停在一边,谢舒明拖着沉重的大铁锤子沿路查看,遇到破坏性较强的路钉,就立刻联系彭龙前往指挥交通。

    容易处理的路钉,谢舒明三五下就砸入地下;遇上难啃的“钉骨头”,“兄弟俩”需要轮换锤砸十多分钟。不断猛力砸钉,常用的铁锤多次开裂,锤面坑坑洼洼。
  70后的谢舒明身高不足一米七,长期抡锤让他右手掌心磨出一个硬币大的老茧。谢舒明说:“路钉要睁大眼睛找,现在走路都成‘低头族’,遇到‘眼中钉’就盘算着怎么锤掉。”

3.坚持:步行百公里锤钉数百枚 每天少补20条轮胎

 

  虽是义务锤钉,可刚开始时知情同事不多。起初,只有胎工组的几个同事知道锤钉兄弟的“额外工作”。有几次,他们还因为寻觅路钉而耽误了上班时间,被领导狠狠训斥。一些车主认为他俩占道阻碍交通,冷眼相待,甚至贴身加速驶过。谢舒明说:“我们是为出行安全,相信大家迟早会理解。”

   2014年9月下旬的一天,“锤钉兄弟”所在车间一上午收到23条车胎,受损位置和深度几乎一样。根据经验,谢舒明判断这些车胎是在一个路段被扎。与相关司机确认后,他俩前往事发点,找到并处理掉了扎胎的“元凶”。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 - yangruihe987 - 1號

风雨中,他们继续为民除“钉”。图片来源:中国文明网·武汉站

  他俩向公司建议,希望通知各线路司机,行车途中多留心“危险路段”,发现路钉扎胎及时通报,提醒其他司机注意避让,并通知他们及时锤钉。“锤钉兄弟”的义务付出,才被单位上下知晓。

  消息一发,一呼百应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,并形成了一条流水线:司机发现问题、反馈问题、发布问题提醒其他司机、锤钉兄弟出马消除隐患。随着各方的支持,马路锤钉的工作很快收到成效,每天送往轮胎车间的车辆数量锐减,这也让他们更有信心继续将义务锤钉的工作做下去。
  半年多来,谢舒明和彭龙共外出锤钉上百次,步行上百公里,锤了数百个路钉。说到对社会的影响,谢舒明有些腼腆,“到底能够减少多少轮胎受损我无法统计,但锤钉以来,胎工组的抢修情况从每天的50多次减少到10多次,每天可以少补20条轮胎,算下来两百天仅公交这一块,就可以减少4000条轮胎受损。”
  “锤钉兄弟”身影出现多了,也逐渐受到公众认可和赞许。彭龙说,一次锤钉时,一辆路过的私家车车主停车给他俩递烟,还竖起大拇指。有时交警还主动帮我们疏导交通。他说:“这些支持让我们感受到锤钉的社会价值。”

4.发声:希望施工方留心不留钉 引各方文明施工

 

  在锤钉之余,他们也不断发声,希望施工方留心不留钉。评价起对方时,两个大老爷们都有些羞涩。彭龙仅26岁,当上胎工组组长时是组里最小的员工,而此时谢舒明已经是公司里的老前辈了。因为对轮胎的专业技术意见不一,兄弟俩多次意见不合,还曾闹到要请专家来调解。

  但在义务锤钉这件事上,兄弟俩的意见却保持着高度一致,配合默契。谢舒明表示,初衷很简单,就是为被扎破的轮胎心疼,也想减轻小组的补胎工作量。彭龙则想得更多,作为有车一族,他也被路钉扎过胎,换一条好点的轮胎就要1000多块钱,所以对路钉深恶痛绝。当谢舒明提议时,彭龙想得更多的是,如果公交车上10公斤的轮胎都能划伤,那么私家车的轮胎岂不是更容易扎破?每天车来车往,一枚小小的路钉可能造成很大的损失。

“锤钉兄弟”扛30斤铁锤街头义务除钉 小善之举显担当 - yangruihe987 - 1號
“锤钉兄弟”谢舒明(左)、彭龙(右)。图片来源:中国文明网·武汉站

    兄弟俩也想过,光靠到处锤钉也不是个事,有几次,他们建议施工方能多留点心,及时清理因为打围、补路等留下的路钉,以免留下隐患。

   “希望有一天,我们在路上一个钉子都找不到。”谢舒明、彭龙兄弟俩笑着说,他们的锤钉工作会坚持下去,也呼吁施工部门在工程收尾时能够多留点心,少留点钉,让武汉的交通越来越畅通。在谢舒明和彭龙的影响下,路钉隐患引起社会各方的重视。武汉城区不少工地施工方已安排工人专门查找和清理路钉;还有施工企业代表发出文明施工倡议书,号召工程收尾后,进行扫地式巡查。武汉公交集团四公司保修分公司书记蒋跃华说,“锤钉义举与他们爱岗分不开,只有想得比别人更远,工作才能完成得更出色。” 
    谢舒明说:“只要知道哪儿有路钉,我们都会去锤钉,一时锤不完,也要坚持。如果有一天,路上没有我们需要捶打的钉子了,那才更好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